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欢迎您!

流利说的人工智能故事说不下去了?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28 16:19    浏览量:

成人英语教育平台流利说于2018年9月27日在纽交所上市,打着AI教育第一股的头衔,以每ADR12.5美元的定价发行,一共融资7190万美元。由于AI+教育的性感赛道,当天开盘价锁定在16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28%,市值一度超过7亿美金。

上市即巅峰,公司股价之后一路走低,从此再也没有在16美元以上交易过。股价最低到2美元/股价,市值最高蒸发达8成以上。

然而,这个AI教育龙头的噩梦还没有结束。3月12日公司发布的Q4财报显示,新增付费用户同比下滑,2019全年亏损高达5.7亿元人民币。公司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激烈的竞争使得公司的获客成本增大,同时公司投入重金研发的AI老师却不能引起用户的付费欲望。

2019年底,流利说账上还有5.526亿元人民币(大约8000万美元),按照目前公司每年亏损5亿人民币的速度,流利说今年就要烧光所有现金。为了继续维持下去,必须通过借债和股权融资。

上市一年多后,公司营收放缓,亏损扩大,市值缩水,过去风光的人工智能教育第一股,难道也摆脱不了割韭菜的命运?

老师在课堂授课的传统英语教学方式有两大痛点:空间限制和师资限制。如今众多的在线教育如春笋般涌现,就是为了解决空间限制,但这并没有解决缺乏大量高质量教师的痛点。

流利说的创始人针对这个难题,2013年建立以AI老师教学平台,由于AI授课边际成本很低,只要能吸引到够多的付费用户,当具有一定的规模经济效应的时候,就能躺着赚钱。

不可否认,AI将在未来代替人类的大部分工作,流利说的AI教育理念很吸引,也得到了著名风投IDC和GGV的融资背书。

流利说是在线教育赛道,具有十足的互联网思维。公司的商业模式就是先通过提供免费课程吸引注册用户,然后公司通过一系列方法来将注册用户转化成付费用户,实现营收。

新增付费用户经过一年多的快速增长之后,开始放缓。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流利说的新增付费用户为70万,上年同期为100万,同比下降30%。

新增付费用户增速下滑,一方面可能是流利说的产品吸引力不够,另一方面互联网用户都一直有着的白嫖性质,付费习惯还有待提升。

新增付费用户下滑直接导致营收几乎出现零增长。流利说Q4财报显示,营收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仅为3%。

上市不到一年,公司已经几乎没有增长了,而且公司还在不断烧钱。2019年公司营收10.23亿元人民币收入,净亏损达到5.77亿元,调整后净亏损5.5亿元,相当于每收入10块钱,就要亏损5块钱。

烧钱买市场是很多新上市公司的毛病,华尔街并不介意你烧钱,只要你能保持高速增长,并且获取足够多的市场,华尔街并不会吝啬给你高估值,比如最近股价创新高的拼多多和哔哩哔哩。

但只要你停止增长,即使你是个赚钱机器,也会立即遭到华尔街的抛弃。流利说的股价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且暂时还看不到有任何的好转迹象。

虽然流利说身处教育的赛道,但具有典型的互联网属性,玩的是流量游戏。所以流利说要维持这个飞轮转动,必须不断获取新用户。公司大部分钱就是用于获客。

截至2019年底,流利说注册用户数达到1.62亿人,上前同期为1.1亿人,过去三年的增长率分别达到80%,80%和47%。这个速度无疑是惊人的,要知道,2018年中国网民人数才突破8亿大关,也就是说,中国接近2成的网络用户都是流利说的注册会员。

然而,消费者注册了账户并不保证他们会成为产品的活跃用户。根据流利说的年报显示,2019年平台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仅为1000万,2018年为800万。换句话说,1.62亿注册用户当中,只有1000万是活跃的,其他基本是僵尸用户。

有意思的是,流利说在每个季度的财报中并没有披露MAU的数据,取而代之的是累积注册用户数,在年报才公布MAU。首先,这样给了投资者一个错觉,公司拥有庞大用户,而且增长速度很快(2019年MAU增长速度慢于)。

其次,当我们计算付费渗透率的时候,2019年300万付费用户,1.6亿付费用户,付费率为1.9%,虽然付费率不高,但还有巨大的转化空间。若是我们用MAU进行计算,1000万MAU,300万付费用户,付费率高达30%,未来提高的潜力就不大了。

公司在2019年花费了9.7亿元人民币进行推广,新增了170万MAU,新增了50万付费用户,新增了5130万注册用户。而全年300万付费用户为公司带来了10.23亿元收入,客单价为341元,其中获客成本是323元。客单价仅仅比获客成本稍高一些,虽然已经比前几年有所改善,但这个状态要实现盈利是很难的。

从费用率上看,流利说2017年销售费用率高达150%以上,到2019年销售费用率下降至80%以上,让投资者一度看到未来盈利的希望。然而,好景不长,流利说过去几年用户能保持高速增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利用了微信的分享渠道。

2019年5月13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对流利阅读、薄荷阅读、潘多拉英语、火箭单词等在朋友圈打卡的诱导分享产品进行了治理。

当不再拥有微信这个廉价的获客渠道之后,对流利说的冲击马上体现在获客成本上,19年后两个季度销售费用率重回到100%以上。这对流利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激烈的竞争坏境下,公司深陷烧钱泥潭。一般来说,即使教育公司表面上亏损,还可以录得经营现金净流入,因为教育机构普遍采用预收费的模式,先收1年的钱,马上体现在现金流量表上。

然而,流利说过去四年的经营现金流一直负,而且现金流出不断扩大,2019年经营现金流竟然高达负1.48亿元。

在准备上市时,流利说将自己包装成一个AI为主,教育为辅的公司。这无疑能在IPO上拿到更高的估值。因为就当时的环境而言,在线教育股扎堆上市,就2018年上半年有4家在美股上市,对于投资者来说在线教育相对不太性感。而且当时正是AI概念最火爆的时候,百度依靠AllinAI的口号差点达到1000亿美元市值。

但是,成也AI,败也AI。AI老师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受欢迎,用户似乎不太喜欢为一个机器人付费。另一方面,其他公司也逐渐开发出自己人工智能系统,AI形成的护城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深。

眼看AI的故事说不下去了,流利说开始讲起了当下最热门的故事K12。K12一直是这几年最火爆的概念,然而流利说最初的核心产品并不是对标K12英语,而是成人英语。

随着线上教育平台快速增长,成人英语产品、授课模式等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企业获客和盈利也越来越难,公司的增长也到了瓶颈。

2019年底,公司推出了面向3-8岁儿童的新产品少儿流利说,并在电话会议中,K12将是公司2020年业绩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然而,K12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不仅有新东方,好未来等老牌玩家,还有猿题库、作业盒子、百度传课等新贵,流利说在获客上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在获客上,流利说在缺少微信帮助下已经很难进行低成本获取,进军K12只会让获客成本压力进一步加大。在激活上,流利说买来的大部分注册用户都没有真正使用公司的产品,1.6亿注册用户中每个月只有1000万的活跃用户。在留存上,流利说并没有给出相关数据;在变现上,有限的MAU上已经拥有30%付费率,属于较高水平,未来只能寄望于提高客单价。

更可怕的是,公司指引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收入将在1.9亿至2.1亿之间,较上年同期下降25%至17%。第一季度在疫情的影响下,在线教育都出现大爆发,流利说竟然预测自己出现营收负增长。

流利说账上的现金已经没有几个月可以烧了,短期没有赢利希望,融资也很困难。说句难听点的话,这是混吃等死的节奏了。

从股价上看,自从上市破发之后,每次短期暴力拉升一波,之后都迎来更漫长的阴跌。再这样下去,AI教育第一股最后恐怕也会落得一个上市割韭菜的骂名。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