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欢迎您!

天上人间,谈神话英雄|看中国古代传说中丰富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7-24 12:56    浏览量:

近几年出了不少仙侠类影视剧,像赵丽颖的《花千骨》、杨幂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杨紫的香《蜜沉沉烬如霜》,一经播出就引爆流量。并且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性霸占微博热搜榜。而一些因影视剧被大家熟知的洪荒之地、昆仑灵脉、天地共生、众生分六界等富有想象力的神话设定,也引得不少居民如痴如醉,遐思神往。然而我国古代的神话传奇也像影视剧里面所表现的一样吗?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古代神话真实的样子。

中国神话并没有像西方神话一样具有系统的框架,多在民间以口耳相传的形式被大众所熟知。这些传说细碎纷乱,众说纷纭,长期以来被视为人民的信仰,或者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难以进入研究者的视野。因此一些中西方学者认为中国素无国教,因为在西方的文化体系里,神话和宗教是互为统一的,是教化国民的基础。

后来夏曾佑先生被西方神话中的《创世记》和儒家经典里的《洪水记载》联系起来,主张文化一元说,才使我国荒芜许久的神话研究领域响起一声春雷。他认为中西方神话都是从某一个民族宗教发展而来的,在古埃及、巴比伦、印度、希伯来中国等地广为流传。到了程憬先生那里,古代神话的研究又取得了进一步成果。

程憬先生在《中国古代神话研究》一书中,将洪水时代明确的话为神话时代,又引用了实实在在的古籍记载来作证观点,揭示了中国神话并不是民间幻想家的无稽之谈,而是有着深厚的文化魅力,同样具有社会功能。

关于神话的记载,大多引自《楚辞》《左氏》《传国语》等一些正统的古籍记录。在这些记录中有炎黄之争、蚩尤之争,也有尧舜禅让,这原本是人间部落的战争和统治体制。但是在记录中我们又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大禹、黄帝、炎帝等远古的人类帝王或英雄,都被视作了和女娲天地一样的神奇。换句话说,因为这些古籍中的记载载入了许多鲜明的想象,所以说神话与传说才变得模糊不清了。于是选择了默认这种民众信仰,并将远古的模糊的人间故事一并划入神话体系里。

《楚辞》中的《天问》被誉为一篇奇文,究其原因它的奇跟作者屈原在文中援引大量的神话形象是分不开的,比如明冥昭、九天、八祝、昆仑、烛龙等一些对天上人间的远古设想,使得文章大放异彩。从这点上看,民间传说成就了文学作品,但同时文学作品也在印证着神话历史。从文学作品创作时间上可以推论出神话的时间,比如从《天问》中我们可以知道在春秋战国,也就是屈原所生的年代,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经存在天上人间的传说了。顾名思义天问就是问天,问天地的来源,文章开头就提出了4个问句

意思是远古之初的传说是如何流传下来的,那时候的天地还未形成,人们是如何考察得知的呢?既无昼夜,该如何去探究其中的缘故呢?远古一片混沌、无形、无状,又该如何认识呢?神话似乎就是为了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而存在的。

我国地域广阔,每个地方流传的神话也有所不同,仅仅是关于开天辟地的传说,被广泛认可的就有三种。第一种是天地剖判说,第二种是经天营地说。第三种是巨灵躯化说。这三种说法都暗合了《天问》中的“上下”“冥昭”“冯翼”等认为天地混沌的说法。也就是说宇宙初期鸿蒙未来是被人们统一认可的,但是在接下来的鸿蒙初辟天地诞生的问题上,人们就产生了分歧。天地剖判说认为是太一出两两仪分阴阳,太一就是混沌。 两仪指阴阳,阴阳又分指天地。这种说法的依据是乾坤八卦,认为天地从混沌中分开是顺其自然的。

在古代人民的眼里,天为父,地为母,使他们化生震、巽、坎、离、艮 兑,管理着雷、风、水、火、山、泽。但在今天营地一说中天父地母不在只是黎民眼中的比喻,而是画出了具体的形象。天地只是一个上缘下方的容器,上居神仙,下住凡夫。这时候的天父地母犹在天地之上,天地有他们两个儿子管理,这两个儿子叫做众、离。这种说法在描述北周政史的《周书》和我国最早的一部国别体著作《国语》中均有记载,命众、离,绝地天通。众时上天离时下地。前者意思是天赋命众离,分天地不使其连接。后者意思是众管理的是天,离管理的是地。众和离又分出阴阳,始成昼夜。对比上述的两种说法,我们不难发现其矛盾处,天地剖判说是先有阴阳才有天地。经天营地则认为是先有天地再分阴阳。

最后一种说法是巨灵躯化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盘古开天辟地。盘古死后,他呼出的气变成风云,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变成了雷霆,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四肢五体变成了四季五月,血液化成河流,筋脉埋入地下,肌肉脯为土地,皮毛变成草木,除了盘古死而化为万物外,还有另一种比较少见的记载,认为虚躯化万物的不是盘古,而是竹龙。但这两个故事是异曲同工的,都是讲万物是由巨灵的身上变化得来的,不过是主角的名字不一样罢了。

这三个传说看似不同,实际上都是在混沌开,始生天地的框架里变化的。有趣的是西方神话也在此框架的设定内,恰好印证了神话一元说,比如埃及神话中也认为最初的天地是紧紧连接的,诸神及空气之神都被困在中间,不得呼吸,直到他们爆发革命才分开了天地。而在新西兰的神话中也有天父、地母,他们的子女是海神、树林之神、禽兽之神、鱼虫之神、暴风雨之神等等。

在北欧神话传说中,众神撑开天地的方法是让四个侏儒站在地的四极,使天不坠。我国也有八柱擎天的说法,天地间立有擎天八柱,根据八个方位,分为方始之山、东极之山、薄暮之山、南极之山、边距之山、西极之山、不周之山和北极之山。传说中共工所撞断的就是八柱之一的不周山,不周山一倒人间爆发,大洪水,便引出了家喻户晓的女娲补天和大禹治水的传说。

这些磅礴大气的神话想象,经过几千年风雨,化作一个个文字,安静的躺在泛黄的古籍记载中,运润着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催演了我们的修真、仙侠、玄幻文化,而我们对这些文化的探索也在丰富着这股力量,这就是神话的力量。

古籍记载中天有九重地分九州神又列有等级。等级高的天神都住在天上,而类似山神、河伯、风神、司春之神句芒和司秋之神等管理人间事务的神衹,却要同各种精怪和凡人则分居厚土,像风神就住在风穴,雷神住在雷泽。但天上的神仙也会偶尔来到人间来。他们应该居住在哪里呢?那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名曰昆仑。

昆仑山下能通、地上可接天,是天地朝会、宴乐之所,而非影视剧中所说的是白帝私人居所。昆仑墟上有五城十二楼的恢宏建筑,有饮治不死的醴泉,还有各种遍地通灵的宝物,以及蓬壶、方壶、瀛壶三山。在离骚的想象中,这三山是凡人飞升为神的阶梯,凡人若登蓬壶山便可不死,若登方壶便能呼风唤雨,再往上就能变成天神。

先民们相信天上有日神、月神、火神、战神,这些神仙既主仁德,但也曾给人间带来灾害,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就是后羿射日了。十日神司掌管太阳,他们原该轮流当值却在某天同时出现,幸有体恤是艰难的英雄神后羿射杀九日才换了人间安宁。

在神话故事中,除了神能够掌握人类命运,那幽暗的森林泽谷中也有能够影响人类伙夫的精怪,比如能够模仿声音、善于迷惑人的山精,能够蓄水治愈的应龙。应龙不同于天上,属于灵类的神龙,它虽有翼确属毛类,多为供神灵祈成的怪物。还有一些尸体变成了土怪,人称地方的火怪、魑魅魍魉等鬼怪,甚至是一只鸟、一根草都能成精成怪。比如炎帝的两个女儿,女娲死后化为精卫鸟,瑶姬死后变成灵芝草。 总之在神话世界里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存在的,但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像炎帝之女一样,死后还能化为仙鸟精卫和仙草灵芝。

那时的人们认为死亡是非自然现象,人死为鬼,而之所以会死,是因为被神怪勾走了惊魂,惊魂被禁锢的地方叫幽都。为了抵抗精怪的迫害,人们又想象出一种半神,他们是勇敢而富有智谋的英雄,既能切身体会凡人的苦楚,又有神力可以保护凡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前面说过的后羿就是这些半神英雄的典型代表,根据典籍记载后是火神祝融之后,为人间立下七大功绩。 第一件事是斩杀凿齿、第二件事是猎杀九婴怪、第三件是在青丘射杀了能卷起飓风毁人无数的鸷鸟,也有人说鸷鸟就是封豚、第四件事射日、 第五件是斩杀猰貐、第六件是断修蛇于洞庭。从这六件功绩中我们可以看到后羿的本领高强,几乎无所不能,更重要的是它帮助弱小的人们去了妖物,保护了他们的财产安全。

民众赞颂后羿之能更歌颂后羿之德。无独有偶,在希腊神话中也有宙斯正妻赫拉暗算,而精神失常,竟将亲生孩子投入火中烧死,等到本性恢复后悔恨不已,于是决定做好事来赎罪。他的武器也是弓箭,杀妖师斩巨蛇、捕野弑、擒怪麓、涉毒鸟,跟后羿十分相似,再次印证了中西神话本同源的说法。

两位英雄都是站在凡人的立场上而做出攻击,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出后羿或者赫克里斯的出现并不偶然,就像治水的大禹、补天的女娲、尝百草的神农等神仙的出现,可以说是神话故事发展的必然。

古时候的人们身处农耕社会,处处受制于自然,又缺乏科学知识,没有办法解释各种复杂的自然现象,所以人们便创造了神,他们既害怕神,又需要神。一方面想借神的力量来稀释对未知的恐惧,另一方面更希望得到神的帮助。于是向后羿一般无所畏惧的半神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半神的诞生体现了先民渴求英雄的社会心理,但是不管是这种对英雄的渴求,还是对天地万物的各种想象,反映出来的都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与大自然和平共处的心愿。

我们应该辩证的认识民间神话,更恰当的体会其文化价值。神话本身的存在并不愚昧,愚昧的是对神话的过于信奉。相信如果我们能以文化的视角来看待神话,那么再看现在热播的仙侠剧,必定是不一样的感觉。

古人相信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妖或瘦,唯圣人能通其道。古代人民坚信自己住在大地的中央,故将脚下的土地称为中州,后来又成为中土中国。同时他们也相信中州是人类的乐土,而在中州以外的四方则生存着各种各样的怪物,怪人可能会危害到他们的生存。这种观念在《楚辞》中的《招魂》和《大招》这两篇巫歌中有很直白的表露。

这两篇巫歌都是古人用来招魂引魄的,不同的是前者招的是人魂,后者招的是鬼魂。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大致的意思就是有人的灵魂离开了躯体在四处游荡,于是巫师就倡导,魂,你快回来,为何离开你的身体在四方游荡,你舍弃了乐土将会遇上危险呢?《大招》中也劝解鬼魂,说魂乎,归来无东无西无南南无北指,意思也是东西南北四方有危害,让鬼魂别去。

传说秦始皇为求长生不死药,曾派人带着500童男童女,也有人说是3000的入海去寻访三神山。秦始皇派去的这个人叫徐福,因为后来一直不见回还,在民间又演变成另一种传说。传说徐福没有找到神仙,而是到了日本,他知寻仙无望,就带着童男童女定居下来,自立为王,成了日本第一代天皇。不过这个传说并没能在考古学者的面前站住脚,寻仙不行那就问道,西方世界里有一处长人居住的乐土叫华胥国,此国人不知生死、无食欲、无爱憎、无利害、无伤痛,在空中也能像在平地一样行走,再浓的云雾、再猛烈的雷霆,也扰乱不了他们的视听。 他们不是神,却能像神一样,确实很符合先民对美好世界的追求。但是至今也没有人真的找到这些地方。

从《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山川神怪到《列子》中所记载的三神山以及华胥国,我们可以得到三点总结。一是在鲜明的灵魂深处十分恐惧未知的力量,对远古世界的认识很狭小,所以他们坚信神话中的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二是先民希望过上安顺生活的美好心愿。他们向往长生不老、无所畏惧的神仙境界,正是这种愿望的反应。三是先民及其富有想象力的智慧。在山海经中有很多国家和神怪其实是虚构的,也许是他们期望能够用这些虚构的形象阻止同类踏入未知的危险中,三点其实也是我国古代神话在鲜明社会中的作用。

首先我们说到了重读神话,看开天辟地,不过神话不是空穴来风的,传说,在古籍中有明确记载,虽然略有不同,比如关于开天辟地就有三种说法,但是这些看似不同的传说,实则有着相同的核心。中西方神话更是有许多相同之处。

其次我们说到了天上人间谈英雄主义,神话故事中的各种各样的事物都能成为修炼成功的神经怪。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有属于自己的居所,天上人间除了金怪、神仙,还有一些以后裔为代表的半神,他们像英雄一样保护鲜明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先民的敬仰。

最后我们说到了灵魂深处变山海智慧,古代先民相信自己所住的地方叫中州,而中州之外的四方世界都有危险,但是也有诱惑。他们对四方世界多姿多彩的想象和记录,体现了先民们富有想象力的智慧,以及希求长生不老的美好心愿。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