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欢迎您!

以体育之名,霍英东们诠释着何谓爱国情怀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6-17 21:07    浏览量:

世界日新月异的发展,体育必然是时代的洪流之一。欧洲是最早将体育教育纳入教育体系的地方,我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也曾提出了“凡德道以修己为本,而修己之道,又以体育为本”的观点,完全的人格的建立始终也首先最需要的就是体育,体育就是以体育人。

“女排精神”已经是当下熠熠生辉的社会符号,超越了体育自身的范畴,起到了示范吃苦精神和激励爱国情怀的作用,完美对应了”以体育人“的社会效应。

奥林匹克精神遵循着“更快、更高、更强”的竞技格言,体育位居“四育”之首,也是爱国道路的最佳桥梁之一,中国首位世界冠军容国团、为中国拿下奥运首金的许海峰,80年代成就五年冠伟业的女排姑娘都留下了时代的印记。

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的歌声在描述为国争光的运动员关于汗水和泪水故事,也回荡着家国情怀。爱国,是每一位中国人骨子里的底气,以体育的名义致敬则是至高的荣耀,难能可贵的是,诸多富豪名流都有以体育为人的爱国情怀。

曾有人总结霍英东的一生:前半生推动了香港从弹丸之地的小渔村成为矗立亚洲的东方之珠,后半生致力于发展大陆的经济复兴运动。

除了在开发土地、修渡口和造公路上不遗余力,体育则是他热情最高、付出心血最多的领域,这或许是源于童年时代起就对体育运动情有独钟。

渔民出身的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遭遇家庭变故,父亲患病很早去世,两个哥哥也不幸葬身海底,母亲含辛茹苦地将他养大,却因经济拮据被迫放弃了学业,原本在码头扛煤谋生的霍英东又因为身子单薄被无情辞退。

从那时起,他一边四处打零工,一边坚持锻炼身体,好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是那个时代背景下的最起码的生存之道,后来变成了他的修己之道。他曾说:“有人问我,当我工作到筋疲力尽的时候,我愿意动,还是宁愿静。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宁愿运动,在运动中出一身汗,可以恢复充沛精力“。

足球是霍英东在最大的兴趣,首次参加香港足球甲级联赛,他就上演帽子戏法,当时美誉为“波王东”,当然有着浓烈体育情结的霍英东也涉猎了网球运动,并在1972—1977年连续获得香港“南华杯”网球双打的冠军。

他以商人的身份,成为香港体育界公认的领袖,但又不止步于此,奉教科体,心怀祖国,早在1974年中国想要重返国际奥委会,便请动时任国际足联执委的霍英东帮忙。他不仅亲自出面,还把擅长英文的长子霍震霆拉上,凭借其国际足联执委的身份和在国际商界的名望,多次往返国际奥委会总部以及相关国家之间沟通、斡旋。

在那个年代中,体育问题时常牵扯到政治因素,而霍英东也常将“体育就是政治”挂在嘴边,出生在广东番禺的霍英东义不容辞,除了反驳反对者的观点,还通过人力、物力、财力搭建关系网,虽然中国各项国际体育组织中应有的地位恢复的根本原因是国家力量和外交地位,但霍英东个人力量的推动避免了走弯路,矛盾冷处理起到了“半边天”作用。

爱国,是一个中国人的底气,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联合国对大陆地区实施禁运封锁,香港也加入其中,时年27岁的霍英东就组织船队,冒着生命的危险,以澳门为中转站,将橡胶、轮胎、西药、棉花、纱布等急需物资连夜运往大陆。

即使和平年代的“战场”转移到体育领域,尤其对“一个中国”的共识薄弱的情况下,霍英东仍旧义不容辞的成为“排头兵”。白手起家的他曾受时代的煎熬,浮浮沉沉,发家致富如火中取栗,功成名就时,港英政府统治下的民族情绪更为高亢,致力于让国际体育承认席位,为此得罪港英和台湾当局的霍英东一度遭遇暗杀威胁。

一个国家有且只能有一个合法席位,体育外交是“一个中国”政权合法化的政治高度。苦心人,天不负,1974年解决了中国加入亚足联的问题,1978年国际足联举行代表大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足协最有资格代表中国,1979年中国恢复被剥夺30年之举国际奥委会合法权利,1981年中国重返国际羽联……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作为中国体育的大使,霍英东掷地有声:“体育上的翻身胜利,实在是一件扬眉吐气的事”。

1984年,中国重返国际奥委会后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霍英东携全家人一起前往美国洛杉矶。许海峰摘金时,霍英东感同身受,国旗高扬,国歌高奏,他说:“那是他一生最难忘的时刻之一”。圆梦的霍英东并未就此终结作为体育人的古道热肠,洛杉矶归来后,霍英东随即捐出一亿港币,用于中国体育事业的基金;北京申办亚运会成功,他又捐建了亚运村的游泳馆和北京贵宾楼。

为了加深国际印象,他喊出:“中国一定要举办一次奥运会”,为此利用人脉和声望拉票,甚至还以中国奥委会的名义,捐钱在瑞典洛桑兴建奥林匹克博物馆。北京以两票之差无缘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后,他黯然神伤,茶水不进。但他依旧以自己的名义为中国体育献出一份光,为了奖励奥运夺金,他专门设立基金会,宣布向每名金牌选手馈赠一枚重达1公斤的纯金金牌,单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就颁出奖金3259万港元。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近80岁高龄的霍英东激动一跃跳进泳池庆祝。此后当然也少不了他身先士卒的身影,北京奥运场馆中唯一一座由全球华人华侨捐建的单体建筑场馆——水立方,其中最大一笔个人捐款(2亿)就是来自霍英东体育基金会。

唯一的遗憾,在2006年霍英东先生因病去世,作为中国体育的大功臣,他没有能看到北京奥运会的盛世繁华。

霍英东先生逝世一周年,何鸿燊曾这样评价他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奋斗的一生,奉献的一生”。两位传奇人物曾在香港最好的学校——皇仁书院相识,但此后在商海两位大佬也经历过合作、翻脸和重归于好。

5月26日,一代赌王何鸿燊病逝。关于他的一生,可以说人生如戏。作为商人,他一手将澳门缔造成东方拉斯维加斯,为1/3的澳门人提供了工作机会,并大力推动了澳门经济和工商事业;作为情圣,他有刻骨铭心的爱恨,4房太太、17个子女以及5000亿资产都在为惊心动魄的豪门是非堆积素材。

除了商业帝国的宏图、爱恨情仇的纷争,赌王何鸿燊生前积极参与内地的经济建设,热衷慈善事业,有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他曾任第9至11届全国政协常委,担任过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澳门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副主任,并多次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2007年,何鸿燊出资购得6910万港币将马首铜像,并于201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澳门回归20周年之际捐献给国家文物局。

忧国救民的何鸿燊爱国之情油然而生。虽是混血儿,但他很早说过:“我认为,自己七成以上是中国人,我在中国长大、在中国读书。我祖籍广东,我觉得自己是典型的广东人。”

对祖国内地的经济建设,对文物保护的贡献都是何鸿燊爱国如家的一系列善举,并且和霍英东一样延伸到体育领域,体育不仅是建立人脉、疏通资源、回馈社会的最佳载体,也是他们共筑爱国之心的最佳桥梁。

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在澳门传递时,已经86岁高龄的何鸿燊还担任了第二棒的火炬手,短短的200米路程,年迈的何鸿燊意犹未尽,他说表示:“只是人家照顾我,分配给我的传递路程比较短。我感觉,多跑一段路,也可以啦。”

在病逝之前已经与病魔缠斗了10余年之久,但能活到98岁,何鸿燊也有自己的长寿秘籍,他曾说:“我始终认为任何补品都不需要,最要紧的就是运动”。何鸿燊在体育领域贡献自己的光和热,当然离不开自己的体育情结,大学时期他就曾获得校内桌球比赛的冠军,游泳、网球、拳击、高尔夫、打猎、舞蹈均积极参与,尤其是游泳成为他日后健身的常规项目,每天上午7点都需要泡在泳池半小时左右,此外,他每周会打上两次网球,每次45分钟左右,一直坚持到89岁,并且在中华游乐会举办的“150岁组合”业余网球赛中,连续7年和自己的搭档夺冠。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他也是借助一场足球慈善赛维系了与时任香港足球总会会长霍英东商业合作的纽带,何鸿燊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态体育可以带来福报。

体育先行,修己以敬,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上,被聘请为北京奥申委顾问的何鸿燊积极奔走呼吁,而在申奥成功后,他和霍英东等港奥爱国商人筹积极办捐款,何鸿燊自己也以个人名义捐款1亿港币支持水立方的兴建,何鸿燊被北京奥组委授予“捐资共建功勋荣誉章”,不久他又被香港特区政府授予大紫荆勋章。

爱国主义在国人心中的份量是沉重的,何鸿燊经常以体育的名义承担家国天下,即便晚年由于多病缠身,被迫放弃户外运动,但之于体育他热血未凉。

2004年女排姑娘在雅典过五关斩六将,最终逆转俄罗斯夺冠,凯旋的女排姑娘抵达澳门的时候,何鸿燊亲自迎接并发放了许多纪念品和奖金,当然关于他在体育的“大手笔”比比皆是,兴建何鸿燊体育中心、何世光体育中心,捐建珠海体育中心,连续多年赞助香港网球精英赛……

赌王何鸿燊活到了98岁,但是他生前却向一个人请教过长寿的秘诀,笑谈之下的答案是:“只要平时多被美女包围,人就会有魄力得多,精力也会更旺盛”。

邵逸夫何许人也?他生前是邵氏兄弟电影公司的创办人之一,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的荣誉主席,拍摄的影片多达1000多部,邵氏电影也被称为“东方好莱坞”,捧红的明星不胜枚举,曾有人用“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邵氏影视“形容过他的非凡影响力。

对于这样的成就,邵逸夫很淡然:“我喜欢不停地工作,工作是我最大的爱好”,事实上,90岁之前他每天都坚持上班,104岁才正式宣布退休。

邵逸夫有底气分享他真正的养身之道:“一是勤奋工作,二是笑口常开,三是每天练功“,他在生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过:“长寿之道在于运动,我每天早上都会做45分钟的气功,以前还会每周打一次高尔夫“,除此之外,他也曾向前香港特首曾荫权传授长寿秘诀:“每晚睡前躺在床上,脚掌前后、左右摆动64次,还要转64圈”。

生命在于运动,他特意将自己的英文名取做“Run Run”,人类这一生的工作,精巧或是粗劣,其实都是由个人习惯养成的。

邵逸夫能成为是全球最长寿的CEO,能成为中国电影的拓荒者,都和细微的生活和工作习惯息息相关。中年开始练习打太极,养生是他的习惯,中学毕业就南下新加波,创业是他的习惯,前半生致力于打造东方好莱坞,后半生则不遗余力的做慈善,他曾说“创业、聚财是一种满足,散财、捐助是一种乐趣”,从1973年捐献50万港币给香港的“苏浙公学”用于兴建图书馆开始,做慈善也成为他的一种爱国习惯。

最出名的还是“逸夫楼”,据统计,拔地而起的逸夫楼全国已经超过6000座,相比于其他几位大佬的体育情结,邵逸夫的对教育事业情有独钟,他说:“中国要强大,关键在于教育以及培养人才,将赚到的钱捐献在教育事业中,做些实际的事,是我最大的心愿”。

名士风流,心系天下,抗日战争的爆发时期,在新加波的邵逸夫因放映抗日纪录片曾被抓捕、受审;1966年邵逸夫也曾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为香港的红十字会资金问题解决了燃眉之急。无论何时何地,这颗中国心都熠熠生辉,报国从来不是工作,但邵逸夫凭借工作的基础条件和影响力完整自己的信仰和责任,据统计,生前他直接捐款的总金额达到了47.5亿港币,慈善事务也超过100亿港币。

虽然80%的慈善资金投向了教育项目,但邵逸夫并没有忽视体育领域,以体育人也是教育的呈现的方式。暨南大学、浙江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北京语言大学、中华民族大学等学校的逸夫体育馆,都是其为高校体育事业留下的巨大财富,种下梦想的种子,将来破土而出的也一定会是一颗颗参天大树,2016年邵逸夫基金会在北京向里约奥运会内地金牌运动颁发了2300万人民币的奖金支票,除了肯定奥运健儿的优异成绩,还希望通过此举吸引全社会关注内地体育事业,促进内地体育事业的更好发展,这也是邵逸夫生前希望看到的体教融合。

他不是香港最富有的,旗下艺人也曾因为片酬过低纷纷跳槽过,但在报效祖国上这件事上邵逸夫一骑绝尘,不遗余力。除此之外,他还在2002年设立了”邵逸夫奖“,分别为天文学奖、生命科学与医学奖和数学科学奖,每项奖金为120万美元,和邵逸夫相交半个世纪的金庸曾这样评价老朋友:“邵逸夫的江湖地位大概与武林盟主相仿”。

1977年,邵逸夫被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册封为下级勋位爵士,成为香港娱乐业获“爵士”衔头的第一人,1990年中国科学院也将新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邵逸夫星”,跨越两个世纪的邵逸夫经历了电影不同时代的演变,而兼济天下的他也活成了时代的标本。

“忠孝,人伦之大道”,三位大佬身上都有一颗拳拳慈善爱国之心。家国情怀的担当即是忠孝,纵然财富高不可攀,但体育人的殷殷爱国情总会让人敬佩不已。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