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欢迎您!

广州的“穿山甲”餐桌,《世界摄影大赛》的遗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22 07:41    浏览量:

2020年的(世界新闻摄影大赛)(World Press Photo)本周公布了本届的获奖名单。在众竞赛摄影作品里,却有一张《遗珠之憾》令人极为在意——一张摄于2019年1月4日,中国广州的野味餐厅,(灭绝危机中的穿山甲)。

这组夺得(年度环境新闻最佳故事照片)第二的作品,是由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史德顿与记者贝尔的合作采访,是2019年6月该刊的深度报道“盗猎迫使害羞、内向的穿山甲走向殒灭”,内容西起尼日利亚、喀麦隆,东至越南、中国,追踪着横跨非洲-亚洲的(非法盗猎走私链)。

穿山甲科的分类只有3属共8种,其中非洲大陆有4种,亚洲大陆有4种。但由于自然栖地的消失,以及人类大量的滥杀猎捕——特别是我国对中药的需求,更让穿山甲成为“全世界盗猎走私数量最多的哺乳动物”——亚洲的4种穿山甲,目前都已是濒危物种或极危物种。因此亚洲的不法商人,近年来才会极力抢进非洲,凶猛地开启了大赚黑心钱的国际盗猎黑市。

在中药传统上,穿山甲的鳞片磨成粉后,常用于活血与消肿作用,据称可缓和风湿通血路。但现代科学中,不仅完全找不到穿山甲粉的药用证据;就连古籍药典上,至少还有125种药草品项可替代作用——因此穿山甲的作用,根本没有任何必要性。

虽然医界学者们不断强调,穿山甲的鳞片完全没有科学药性可言。但尝吃穿山甲的迷思需求却越来越大,因为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穿山甲消费市场,就是在我国。光是受我国政府批准,可合法入药穿山甲的中医药厂,就多达200余家;市面上的穿山甲制药,也有60多种。由于长年的滥捕滥抓,我国野生的中华穿山甲已是极危物种,且与小熊猫、蓝鲸同类,属于禁止野外捕杀与食用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因此在2017年《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全面禁止跨国穿山甲交易后,养殖穿山甲的产业链才在中国蓬勃发展了起来。

但在《国家地理杂志》的专家访问中,专家们大多认为习性胆小易紧张的穿山甲,根本不可能大规模人工化养殖。穿山甲对于环境压力非常敏感、饮食选项又极为狭小而特别,在人工环境下很容易生病或紧张死亡。因此就连一般的学者或动物研究团体,都很难养活救援回来的穿山甲;更别提追求数量、效率的大规模养殖工业。

问题来了:如果大规模养殖不是可靠选项,我国每年上百吨的药用穿山甲需求,又是从哪来的?事实上无论是外媒《国家地理杂志》还是《南方日报》,都曾数次披露答案:用合法养殖场来过水、漂白黑市走私的盗猎穿山甲。之中,除了我国本土的稽查长期存在弊病与疏漏外,近年来更多次发生我国商人在非洲投资穿山甲养殖场,实际上却是在做盗猎转口生意的重大犯罪。

与坚持使用熊胆粉的问题一样,我国市场对于穿山甲的入药迷思,另一层面上也与山珍野味的失控饮食文化有直接牵连。像是照片中的广州野味餐厅,就是史德顿快门记录的屠宰场。根据报道的说法,现场的老板、厨师与本地饕客,没有人在意穿山甲的来源,也不觉得这种食用文化有什么不对。

直到今天,野味染病的舆论谴责才传来,穿山甲被怀疑是病毒的潜在宿主之一,各种对于野味文化的谴责才又传了起来——尽管目前的发展又和熊胆问题一样:政府虽然禁止大家食用野生动物,但依旧不限制药用野生动物。

在中国广州的近郊餐厅,一名厨师拖着穿山甲的尾巴,准备宰杀、料理然后上菜。在这张得奖照的图片里,摄影师黯然记下了这只穿山甲的命运:“在这家餐厅里,穿山甲肉……每公斤能卖2500元人民币。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深圳艾诺尔灯饰照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